<![CDATA[允翔 - 逃亡紀錄]]>Sun, 10 Jan 2016 00:03:10 -0800Weebly<![CDATA[【F隊/5. 神秘的密室幽靈/高登】意識到的恐懼]]>Sat, 28 Jun 2014 08:31:37 GMThttp://project-golden.weebly.com/36867201293200037636/f5這位新成員突然爆出口的提議,惹得高登忍不住大聲質問:「開什麼玩笑?」對他,高登早已越發不滿於心裡。原以為可以從男子口中問出些什麼,沒想到對方一直以吊兒啷噹的態度回應,只有在詭異的時間點說出莫名其妙的話,使得原本就緊張沉默的氣氛更顯凝滯。此外,也因為他的加入,早就不多的糧食消耗得更快了,使現下的情況對他們越來越不利。基於以上種種,對他,高登很是厭煩。


「喂,別衝動!」回首看向隊友們,大家雖然滿臉困惑與無奈,但對於即將上演的不必要爭吵更感頭疼,紛紛制止了高登。


見大家眉頭深鎖露出困擾的神情,「嘖。」高登努努嘴,壓下對神祕男子的無名怒火,狠狠地瞪視男子一眼,撇過頭自認為不跟對方一般見識。


其他人還在討論著下一步方向,就在這時候,隊內有人悄聲喚住了他,「對了!你身體沒事了吧?」


愣了一秒,明白對方在詢問上回發燒的事,關心的舉止,令高登灑脫地笑了笑,「沒事沒事!早就好多了!瞧,我可沒這麼容易被打倒。」話落,還想帥氣的轉一圈讓對方看看自己充沛的活力。


沒想到……一個重心不穩,腳一滑,就這麼直接地摔進洞裡。


看不見底的洞口下竟是如此深長的穴道,藉著地心引力的加速作用,如電光迅即墜落的速度,疾速的風狠狠吹過臉龐帶起幾分略麻的痛楚。


在黑暗的空間下,不曉得從地面摔落至今究竟花了幾秒亦或幾分鐘?對於時間的無法掌握,襯著目光所觸及到的一切黑暗,撩起心中的煩躁、怒氣,以及一直以來潛藏於這些強烈情緒之下、不願承認的——恐懼


正當高登意識到時,下一瞬間,高登狼狽地落入一大潭深水之中。






]]>
<![CDATA[【F隊/3.聲音/高登】劫後餘生]]>Sat, 28 Jun 2014 08:30:04 GMThttp://project-golden.weebly.com/36867201293200037636/f3「?!」因失足而隨著重力作用迅速向下墜的感覺襲來,「痛……噁!這是什麼?」落地,身體碰到之處皆感受到一股噁心的黏膩感。高登拿起手電筒一照,泥巴?難怪沒有受傷……「好髒!」嫌惡地甩手拍掉身上的髒污,他開始後悔方才為什麼沒有多加留心點了,以他的反射神經理應是躲得過,在做選擇時的那句話語一直迴盪在腦中。


我們現在沒餘力救其他人了……


不是的,救人?當然!會先救下正在痛苦哀號的人吧!但是,想選左邊那道門的根本原因不為別的——只是想接觸到在這實驗裡的人、想盡快找到從這裡脫困的方法罷了。思及此,高登單手撫上額際,皺起眉心,露出一抹不同以往的陽光,堪稱難看的笑容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私了?


晃晃有些混沌的腦袋,好暈!從醫療室出來後就一直覺得不太舒服,這裡並沒有特別炎熱,偏冷的指尖卻被熱汗沾濕,碰觸到的溫度也燙得嚇人。毫無疑問——發燒,卻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受寒的。


「有東西在動!」不曉得來自哪個方向的女性叫聲頓時響起,被她這麼一驚,掉落下來的人們紛紛開始騷動,手上有手電筒的人們照向女性伸手指引的盡頭,只見黑暗的管道中出現了一雙腥紅色的眼睛,張著尖銳潔白的俐齒,拖著綠色的碩長身軀,緩緩地朝人們所在的方向靠近。


「……是鱷魚。」水燈的聲音在自己耳畔響起,「沒事吧?翔君。」只見對方那雙青綠色的眼瞳中染上了淡淡擔憂。不想讓隊友過於擔心,「……嗯,沒事!其他人呢?」高登趕緊搖了搖頭,強撐起身子站穩。環顧四周,注意到距離鱷魚最近的是正發愣著的隊友席音,蹙起了眉用力地扯了他一把,將他帶過來自己身邊。


只見鱷魚越來越近,該怎麼辦好呢……?幸運沒掉下來的靖雯在上頭急迫地喊著,位於下方的自己與其他隊友們又何嘗不焦急?正當自己認為已到窮途末路,僅剩徒手跟鱷魚搏鬥的選項時,水燈拿出了之前在半路上拾起的腐肉,朝反方向一拋,沒想到鱷魚就這樣被引走了目光。


「趁現在快走!」這一聲令下,全數人趕緊回到牆邊積極往上爬,一個接著一個努力地想回到地面上。類似這樣的劫後餘生,不曉得還要體會幾次才能平安終止。




]]>
<![CDATA[【F隊/2.向左?向右?/高登】尋覓]]>Sat, 28 Jun 2014 08:27:04 GMThttp://project-golden.weebly.com/36867201293200037636/f2好不容易遠離危險(雖然他是回去找人的那個),高登從裕紀手中拿回了暫時請對方保管的背包,總算有機會停下腳步喘口氣,他打開了背包檢視內容物,「嘖!伙食也太差了吧!根本就吃不飽!」直到這時,高登才發現自己還真的是被這實驗徹底地坑了。不過已半隻腳涉入的他,不到最後是無法全身而退的吧?


思及此,高登碎唸了幾句也只能無奈接受這狀況。拿出少許乾糧嚐了幾口暫時充飢,一行人又繼續向前邁進……


來到盡頭,出現了刻意安排的岔路,然而這次不若上回的隨意,隊員之間明顯抱有兩方不同的見解。好在大家都不是不講理的人,最終採取最為普遍的方式——多數決,大家選擇了有著紅十字標誌的左方前行。


才剛走沒多久,身後發生了巨響,回頭一看,後頭的路因天花板的崩坍封死了路。……果然是人為的!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?又是一個怎樣的實驗?積累已久的莫名不滿使高登面色不悅,習慣凡事弄個清楚的他,對於被蒙在鼓裡的感受很是反感,當初果然不該如此衝動前來,雖然他確實需要這筆金錢救急沒錯。


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眼前出現了一道大門。用力把門推開,一股地底下詭異的怪味撲鼻而來,高登皺皺鼻頭,用手電筒朝昏暗的內部一照,看來是個醫療室。雖然自己與隊友們尚且平安,但只要一想到這幾天發生的種種,以及途中巧遇的另一組人馬身上帶有的傷勢來看,難保之後的他們還能飽受幸運女神的眷顧。「喂,大家一起進去看看有沒有可用的東西吧?」


得到大家的首肯後,他們分頭踏入尋找,「還真夠髒亂的……」高登一手拿著手電筒,一手在抽屜中翻找,幾乎是未標示清楚的藥罐,在這處處潛藏危機的實驗裡,也不曉得罐子裡頭裝的是良藥亦或毒藥?


翻了許久,高登索性全數放棄,正當他用力地推回抽屜,受到過大力度的推擠,抽屜反彈出一道狹隘的縫隙,而一圓柱狀的白色物體就這樣滾了出來,高登瞇眼一看,原來是綑繃帶!或許這玩意兒會在之後派上用場?這般想著,便將繃帶放入背包當中。



]]>
<![CDATA[【F隊/1.看不見的亮光/高登】莫名的開端]]>Sat, 28 Jun 2014 08:22:40 GMThttp://project-golden.weebly.com/36867201293200037636/f1直到這時高登才驚覺這實驗,——或許並不單純。

也是,未知且一點也不詳盡的信函在那種情況下突然來到自己手上,為什麼當時的自己就沒考慮到那麼多呢?

——肯定是被情感及慾望沖昏了頭吧!那名為心軟的意念在動搖著心裡、那名叫貪婪的動機在催促著行動,於是就這麼來到此地了。

而現在,莫名其妙的雜訊畫面、神祕詭譎的黑髮男子、不清不楚的實驗方式,甚至還無緣無故暗掉的視野。

——一切都來得如此突然!

突然得令他很是煩躁。不是自己能掌控的情況,心情實在有夠差的!

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,很快地便被那唯一的一點光點吸引了目光。黑暗之下產生的不安全感,讓高登幾乎是反射性地朝光源走了過去。

「等等!」嘖、又怎麼了?「這個……應該大家先討論一下吧?」

嗯哼、是那個穿裙子的女生吧?腿挺漂亮的。想來對方說的也頗有道理,高登於是中止了動作。

然而這場討論卻是一點意義也沒有,畢竟,現下的情況,根本無人能掌控。除了螢幕上那不似活人的奇怪男子。

想到自己竟然要聽令於他,而對方究竟又有幾分實力能令自己心服口服,無解的疑惑,讓高登很是不屑。

看來是達成共識了,一昧地言語討論是無法前進的。果然還是得實際行動才能知道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吧?

高登一取下卡在門把上的手電筒。豈料,四周突然出現了一陣巨響和震動。

開始不斷對內壓縮的牆壁,愈漸狹隘的空間好似在催促著他們快點行動。看來,這莫名的情況,正要展開而已呢。



]]>